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娇妻难耐
娇妻难耐

娇妻难耐

激情的宣泄之后,是陈胖子粗重的喘息声,菲儿将长腿慢慢的从陈胖子的脖颈后面卸下,转而变成了正面与陈胖子相拥而坐的姿势。
-  “呼呼,主人,感觉是不是很舒服?”-
  菲儿还需要时间将射入子宫内的精液里的魔法能抽取出来,所以此时粉臂绕住陈胖子的脑袋,小嘴里吐着热息与陈胖子调情以延缓时间。
-  “呵呵,妃菲的那里那么紧,当然舒服了。”
-  大概是体能有些支撑不住了,陈胖子双手赖洋洋的搭在娇妻的纤腰旁,一张大嘴直接凑到了菲儿的巨乳上,半枕着娇妻柔软的胸部歇息起来。-
  正好趁着这个空歇期菲儿可以专心传递魔法能量给我,所以也不管陈胖子的动作,用小手慢慢搂住矮胖男人的大脑袋,任凭陈胖子的大嘴在娇妻的巨乳上肆意游走。-
  身上的腐烂的血肉如同第一次那样,现在已经恢复完毕,只是看到自己刚刚射到浴室地面上的精液,忽然心里对菲儿产生了一丝愧疚,娇妻在为我受辱,我居然在偷窥中还产生了一丝变态的快感。-
  心里还在谴责自己,卧室外似乎菲儿也察觉到魔法能已经全部输送完毕,缓过神来,将陈胖子的脑袋从自己香软的巨乳里拉了出来“呼呼,主人,一会老公也许就要出差回来了,我们下次再玩吧”陈胖子一听我也许会回来,也赶忙点点头附和起菲儿,这个好色的餐馆小老板居然胆子还挺小的,生怕被人捉奸在床。
-  和菲儿舌吻温存了一小会,陈胖子赶忙穿上衣裤离开了我的家,菲儿在送走这个“奸夫”之后,马上拉开浴室门,看到我闷闷不乐的坐在马桶盖上。
-  “老公……对……对不起……”-
  菲儿修长的美目透着失意与抱歉,大概娇妻也知道自己刚才与陈胖子淫乐的丑态全然被我看在眼里。-
  看着娇妻微微翘起嘴角,抿住丰唇的神态,一下子我的闷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每次看见菲儿的娇羞可怜,我的心里纵然有千般不满也都尽数消散,但是面如此温柔美丽的娇妻,大概天下的男人看到菲儿的媚态作出的选择大抵都会和我一样吧。-
  看我还是不说话,菲儿忽然露出一个小恶魔般的狡黯笑容,背起小手慢慢踱到我身旁,忽然弯下纤腰吧唧一下亲到了我的侧脸“老公,不要生菲儿的气了好么,无论如何,那种男人我是不会喜欢的,我真正喜欢的还有老公你一个啊”看到娇妻为自己付出此时还像哄孩子一般的哄我开心,我心里也一阵不忍,毕竟菲儿到目前的牺牲,说穿了不都是为了维持我的肉身么,想到这里也觉得自己有些小肚鸡肠,挤出了一丝笑容,直接将娇妻的香躯拥进了怀里,让菲儿的美臀直接坐在我的大腿上。-
  “菲儿,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可是……一看到别的男人和你……我……”
-  “呼呼,亲老公这是嫉妒了吧,不过老公在乎菲儿让菲儿很高兴呢”看着娇妻雪腮的樱红,慢慢盯住菲儿狭长的媚眼,我的嘴唇渐渐贴住了娇妻的嫩唇,舌头有些粗暴的冲入了菲儿的口腔内,找到娇妻的美舌纠缠起来浴室内,一时间布满了我与娇妻深吻的鼻息声…………-
  电车咣当咣当的催人入睡,不过在这拥挤的车厢内,我与菲儿只能勉强维系着难受的姿势,等待着目的地一点点的向我们靠近。
-  看出我心情不好,在菲儿的强烈提议下,我和娇妻终于挤上了这班沙丁鱼罐头牌电车,奔向了附近一个小有名气的温泉旅店。
-  不忍看到菲儿被人挤来挤去,我拉过娇妻到自己的怀里,自己将人群与菲儿隔开,不过毕竟再怎么样一个人的面积是有限的,所以菲儿的一小半身子还是漏在外面,脱离了我的掌控范围。-
  “呼呼,谢谢老公”菲儿眨着美目,用甜腻的声调向我耳边吹了一口气,趁着我心头甜蜜荡漾的时刻,不顾车厢里的眼光,直接亲了我一下作为犒劳。-
  “菲儿……你……这样多不好……”-
  感受到四周望向我们这对笨蛋情侣的目光,我脸上挂着难为情的神色责怪起了菲儿“哼,老公不喜欢?那菲儿以后找别人做这种事好了”菲儿有些不满我的表现,小嘴嘟囔着在我耳边小声吓唬着我“别……菲儿……我错了还不行么”听到娇妻赌气的回答,我赶忙一只手伸到下面摸上了菲儿的屁股,嘴上却一本正经的道歉,这样的动作惹得菲儿一脸羞红,小手握起打了我一拳“坏老公,就知道欺负菲儿”菲儿娇嗔的香柔媚态,一时竟叫我看呆住了……-
  今天的菲儿上衣穿的是白色的短袖衫,这种衣衫上身比较宽松,在这种季节里,菲儿出门往往首选都是这种宽大的衣物。-
  而下身一贯菲儿喜欢的是清凉的超短裙,大概为了搭配上衣的颜色,这次菲儿没有穿以往喜欢的粉色或者黑色裙子,而是选择了干净的白色,不过这样的选择也让菲儿看起来清爽无暇,比很多女人的刻意雕琢反胜了许多,加上菲儿原本就清秀端丽的容姿,此时的娇妻看上去清纯与妩媚并杂,这种气质倒给男人带来了一种无形的诱惑。-
  大概是天热,菲儿穿的是薄薄的蕾丝白色长筒袜,若隐若现的透着菲儿白净美腿的肤色,将娇妻的一双长腿的曲线勾勒的分外迷人,配上乳白色的高跟鞋,今天的菲儿好像特意用白色来衬着自己的清纯气质,结果不经意间反倒透出了几分性感妖娆的风韵。-
  看见我只顾着打量自己,菲儿媚眼含笑,轻轻用小手推了一下“老公,看什么呢”“我在想,菲儿今天怎么穿的都是白色啊”“呼呼,老公你猜呢?”
-  我挠挠头,当然猜不透菲儿的谜题,只好宣告投降,请娇妻告诉我答案。-
  看到我认输,菲儿得意的撅起优雅的嘴角,慢慢靠向我小声说道“嘻嘻,因为前天我在整理家里的旧东西时候,看到老公以前的色情杂志里白色短裙加丝袜的穿法的类型居多,所以这次我就穿出来了呀”我听到菲儿的解释脸上一阵臊红,糟糕,最近和菲儿在一起,我都忘记以前藏在床下的那些“女儿们”了,这下被娇妻翻出来看到真是糗大了,不过看看菲儿鼓胀着兴奋的粉脸似乎并没有生气,我稍稍安安心不好意思的辩解道“啊……那……那都是以前无聊时候看的,不用在意。”-
  “哼哼,呐,老公,那菲儿这么穿到底喜欢不喜欢呀”“……还……还好……”-
  菲儿似乎不太满意我的回答,用狭长的美目微微瞪了我一眼,忽然坏笑了一下,用小手偷偷伸到我的裤裆下,隔着裤子一把抓住了我微微硬起的肉棒“呼呼,老公,光是看着菲儿这么穿就以经硬了吗?”-
  “啊……菲儿……别……”-
  忽然下身被菲儿握在手里,我吓的脸憋的通红,生怕被人看到这尴尬的一幕,小心仔细的转头四处看了看,好在大家都被电车咣当咣当的声音催眠的毫无生气,似乎没人注意到这个角落里的淫靡。-
  “哼,明明在床上欺负菲儿欺负的那么厉害的”菲儿朱唇里的吐槽让我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疯狂,娇妻在床上的柔媚,居然自己一时间意识脱身,让下体又勃起了一圈“呼呼,老公是不是想着什么色色的事情啊,下面又大了”菲儿雪腮已经升起了一片樱红,小手始终紧握着我的肉棒,发觉了我的反应,开始用小嘴对我耳边轻轻吹着气,故意撩拨着我的情欲。-
  我轻轻抽了一口气,生怕被人注意到这边的异动,偷偷将手指移到菲儿短裙下面,忽然用手指隔着内裤摁住了菲儿的阴蒂“啊……老……老公”菲儿蓝瞳变得迷离起来,呢喃的唤着我,将娇躯微微靠向了我看到自己的反击奏效,我用手指继续轻轻摩擦着菲儿的底裤,小声说道“菲儿,怎么样啊?是不是很舒服?”-
  “坏……坏老公,就知道欺负菲儿”娇妻佯怒的轻轻拍打了一下我的肉棒,看着菲儿娇羞的媚态,我心里愈发的得意忘形,另一只手也不甘寂寞,直接寻到腰间,轻轻抚起了菲儿的黑长秀发丝丝柔顺的发质被我捏在手心里,一阵痒痒麻麻的感觉钻入我的心窝,黑的令人眩目的发色反衬着菲儿冰肤雪色,更让我沉醉于菲儿的艳丽精美看着菲儿樱唇连吐着热息,情欲已经被撩拨起了七八分,我也怕在车上菲儿要是真的忍不住叫出声来会惹出麻烦,所以只好恋恋不舍的轻轻抽出双手,不再玩弄自己娇妻的迷人肉体。-
  “啊……老公……你好厉害……”
-  即便我抽出了手指,菲儿雪腮上的似乎樱红仍未褪尽,小手依然抓着我的肉棒不放。
-  “哈哈,怎么样,知道老公的厉害了吧?”
-  “嗯……老公……啊……好……棒……”-
  菲儿面对我低声的调笑,似乎在调集一切的力量拼命压低着欲望的叹息,修长的媚眼直直的盯着我,似在倾诉渴求欲望的情话,又似在叹息缠绵的梦呓。-
  “啊……亲……亲老公……别……那么深……啊……好舒服……”
-  菲儿小嘴里吐着不明不白的词句,惹得我一阵疑惑,望着菲儿璨蓝的美瞳,我低声问道“菲儿……怎么啦?”
-  “哼……老公……坏死了……还……装”菲儿似乎不满意我的表现,小手忽然钻入了我的裤裆,用力加速套弄起我的肉棒,嫩滑的手心贴在我敏感的阴茎表皮上,让我浑身也换来了难以平复的燥热嫩滑的皮肤刺激着我的神经,望着菲儿深邃迷离的眼神,如果不是害怕周围人的目光,此时真的恨不得直接撬开娇妻的樱唇,直接含住美舌尽情的吮吸发泄。-
  不过感受着菲儿愈发急促过分的动作,觉得娇妻的表现好奇怪啊,压低的声音小声的问向了菲儿“菲儿,到底怎么啦?你好奇怪啊”“哼……还……还说……啊……菲儿变得奇怪……还不是老公的错”伴随着樱唇的娇嗔,菲儿忽然重重捏了一下手里的肉棒,一阵舒爽的快感直冲我的脑海,刺激的下体继续膨胀着,恨不得撑开那只紧握的雪白小手,直接插入菲儿圆润白皙大腿中间的桃源秘洞里享受一下膣肉的紧密包夹。
-  好容易稳定了心神,还想着继续问下去,忽然发觉菲儿另一只雪白的小手紧紧抓着我的胳臂低声叹息着“老公……亲老公……你……你好厉害……求求你……给菲儿吧……”-
  “怎么了菲儿,给你什么啊……哦……菲儿……别这么捏……真的容易射出来啊……”
-  一不小心差点被菲儿的小手直接撸到满点,不论怎么样,我可不想当着电车里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射到自己裤裆里,尽管他们并不知道此刻车厢角落里的这份淫乱。-
  小心翼翼的环顾了四周,好在我和菲儿的声音还是比较低,似乎没什么人注意到这里,松了一口气,再一看向菲儿,粉脸似乎涨的更红了,修长的美目里已经全然没有往日的神采,只剩下渴求欲望的本能色调,小嘴冲向我微微撅起,好像等着从我那获得什么似的。
-  “亲……老公……亲主人……求求你了……不要这么玩弄菲儿了……啊……”
-  菲儿的一双白丝美腿,小腿部分尽量的向外分开,好像在刻意想把下体露出多一点的缝隙,但是短裙边缘直到白皙大腿根本的部分却不由自主的紧紧并拢,交叠摩挲,配合着菲儿轻轻摇晃翘臀的动作,有说不出的风情诱惑。
-  “亲老公……菲儿……菲儿要去了……啊……”
-  菲儿的朱唇里吐出的话更加奇怪了,雪白的小手在我的裤裆里的动作也愈发的急促,还没等我说什么,忽然电车疾驰进了一段隧道,这段黑暗似乎彻底解放了菲尔的矜持,压低着声音,原本人前端庄温柔的娇妻彻底撕下了面具,直接屈服于本能的欲望,堕落为了性欲的奴隶。
-  似乎也被这短暂的黑暗放开了胆子,我尽情的享受着菲儿手部的服务,嘴里低叹着舒服的气息,似乎是听到了我的声音,菲儿也寻到了我的耳边轻轻低诉到“亲……老公……亲主人……菲儿的手怎么样?……射吧……射到菲儿的手里来哦,菲儿的小手最喜欢老公的精液了……老公……射出来之后……也一定要……给菲儿哦……”
-  还没等我的疑惑脱口而出,菲儿握住我肉棒的小手忽然分出两根修长的美指直接点向睾丸,敏感的双丸被菲儿的突然袭击打的措手不及,还没等我有任何反应,睾丸已经不受控制的上提收缩,将大股的精液挤进肉棒,一直狠狠的射到了菲儿的雪手上。
-  “啊……老公……出来了……好……好热……啊……老公……好厉害……菲……菲儿……也要去了……啊……啊……”
-  菲儿忽然紧咬著嘴唇,娇躯打着微颤,没等我明白怎么一回事,直接将香软的身子直接送进了我的怀里,好在这段隧道赐予的黑暗很长,没人注意到我和菲儿此时已经深拥在一起了……
-  “老公……菲儿……好舒服……”
-  听着娇妻黑暗里的情话,我也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不管菲儿看不看得见,也只好傻傻的点点头,心理想着的却是娇妻这是怎么了,变得好奇怪……
-  终于到了那个知名温泉所在的小站,我拉着菲儿下了车,一出车站到了人不多的地方,菲儿直接用小手狠狠的掐了我一下责怪到“哼,坏老公,在电车上好过分”我还以为娇妻说的是射到手上的事情,只好挠挠脑袋分辩到“这个……我是也有错了……可是……不是菲儿那么用力……我也不会射出来啊”菲儿修长的媚眼眨了眨,似乎是奇怪我的回答,转眼忽然粉脸上升起了微微的怒意“哼,老公,你再说什么呀,你的手指插的那么深,菲儿……菲儿都要站不住了”“嗯?我不是早就把手指拿出来了么?”
-  面对菲儿的指责,我有些难为情,不过我用手指抚慰菲儿阴蒂的时间并不长,按理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吧。再说我在电车上也根本没插进菲儿的小穴里。
-  “老公你就知道欺负菲儿,明明在电车进入隧道里的时候动作还那么大,一直插到菲儿……泄出来都不肯放过菲儿……还……还说早就……“大概是后面太难为情了,娇妻直接咬住樱唇,没有将这句话说完整。
-  “嗯?不对啊,我在进入隧道之前好久就抽出手指了,毕竟……”
-  忽然我意识到了什么,截住了后半句话,大概菲儿也注意到了异常,俏首低沉,不敢再看我有人趁着混乱居然当着我的面玩弄了菲儿!不知道是哪个色胆包天的人趁着我手指抽出的时候,居然如此胆大妄为直接代替了我的位置,还蒙骗着菲儿,让她以为仍然是我在用手指占有着她的蝴蝶美穴,这人究竟谁?-
  我脸上已经聚满了愤怒,虽然没有说话,菲儿早就看出了我内心中的暴风骤雨,慢慢的抓着我的胳臂,将小脸直接向着上面蹭了蹭,小声的开始道歉。-
  “对……对不起……老公”看到娇妻满脸委屈低沉着柳眉,一双本来的明亮的迷人蓝瞳发出如此黯淡的神采,也是叫我于心不忍,其实这件事说到底也是我的责任,居然没有保护好自己的菲儿,让她遭受这样的屈辱,叹了口气,直接将菲儿揽入怀中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安慰着美丽的娇妻“是我不好,菲儿,别伤心了”看到我并不计较的温柔,菲儿修长的美目里一阵感动,抿住嫩唇微笑了一下,慢慢的将小嘴送到了我的嘴边……-
  享受着娇妻的妩媚,终于让我忘却了电车上的不快,无论如何,此时的菲儿,只属于我陈方一个人的,从身体,到心灵……
-  与菲儿找到了温泉旅馆的所在地,进入了预定的房间,旅馆很舒适,至少已经足够让我可以无视掉之前的烦恼,与娇妻享受这段独处的时光。-
  “呼呼,老公,这里是不是很漂亮?”-
  在我坐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上欣赏着旅馆外的美景,娇妻忽然雪白的小手压住我的肩膀,直接将软腻的乳肉直接枕在我的头上“菲儿推荐的,当然不会错了”我扭过胳臂将菲儿清香的身子拉到怀里,让娇妻的美臀直接坐在我的大腿上,盯着菲儿修长的美目,我心理真的觉得,复活真好。
-  “老公,你在想什么?”
-  菲儿看到我只是盯着自己不说话,眨巴眨巴狭长的媚眼,好奇的问着我“我是在想菲儿你好可爱啊”“哼,又在戏弄菲儿了”娇妻美目里含着媚笑,小嘴却故意撅起佯装的怒意,小手直接探寻到我的裆下重重的掐了一下“哎呦,菲儿,老公投降啦,别再用这招了”嫩白的小手每次摸到我肉棒上都让我感到无比的舒爽,看着菲儿的粉脸,我故意求饶博得菲儿的开心“呼呼,果然老公的弱点还是在肉棒啊”菲儿一语双关,俏脸含着暧昧的媚笑,与我对视了一小会,便主动将樱唇递给了我,让肆意的在丰满滑嫩的唇瓣与温润香甜的口腔内肆意探取着……
-  “菲儿,我有点渴了,给我削个苹果吧”菲儿知道我一贯喜欢拿水果来补充水分,又不舍的和我湿吻了一小会,才起身去旅行包里翻出我们带来的水果撅起屁股削起来故意挺着翘臀背对着我摇晃着,始终保持着弯腰的姿势,菲儿明知道我对这种姿势最没有抵抗力,此时还假装不经意的将它摆出来。
-  看着菲儿黑长的秀发搭在屁股上,纤腰上随着娇妻美臀摇曳的节奏随意散乱着,我悄悄咽下了口水,慢慢的起身接近菲儿,突然一把将压住菲儿的娇躯,一把隔着开衫捏住她在空气中晃动不已的巨乳揉搓起来“哈哈,菲儿,居然还敢这么诱惑我,看我我的厉害”“啊……怎么……坏老公……怎么……突然……啊……别……这么捏啊……不要……啊……”-
  菲儿虽然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被我突然袭击吓了一条,小嘴里漏出一声悠长的呻吟,身体敏感的菲儿每次一接收到外部的刺激,总是难以抑制住这股媚叫,这大概也算一种别样的魅力吧。-
  “哈哈,菲儿,虽然嘴里叫着不要,身体可是很老实哦”我用戏谑的口气一只手直接拨开菲儿的热裤,直接探入娇妻紧凑的蜜穴内拨弄了几下,随后从蜜穴里拉出几丝晶莹剔透的汁液挂在手指上,得意的在菲儿的媚眼前晃了晃“啊……老公……不要……欺负菲儿了……”-
  菲儿的小手里还握着水果刀,身体却被我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怀里肆意揉捏着,软腻饱满的乳肉被我隔着衣衫尽情的抽拉玩弄,娇妻却只能张吐着粉嫩的樱唇,呼着热气狗爬在床沿边上娇妻似乎不甘心与自己的被动,忽然反转过身子张着小嘴直接咬向我的嘴巴,不过我还没勾到那张小嘴的时候,忽然胳臂一热,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感刺入了脑海里扭头一看,原本被菲儿握在手里的水果刀随着娇妻的一转身,直接生拉拉的在我的胳臂上划开了一道不算浅的口子,大概是我俩玩的太疯了,本来不算特别锋利的水果刀也能造出这么深的伤口,也颇让我意外。
-  但是让我感觉更奇怪的是菲儿的表情,本来还不满兴奋樱红的媚脸忽然黯淡了不少,咬住嘴唇看着眼前,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菲儿,怎么了?没关系的,一点也不疼,包一下就好了,别担心“看着菲儿忽然发愣,我以为是在担心我的伤口自责,赶忙轻声安慰起娇妻,不过菲儿饿脸色并没有好转多少,反而叹了一口气,找出一块手帕给我处理了几下之后,郑重其事的坐在我的身边开口道“老公,这下麻烦了……”
-  “怎么了?”
-  “老公,你也许不知道,现在这具身体都是靠我榨取魔法能转化出灵能维系的,所以老公你的肉身不具有自我恢复能力,别看这个伤口不算特别大,但是它现在不会自我愈合的,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我去临时吸收魔法能”听到这我忽然一阵妒火升了起来,这不就是说要我的娇妻临时给我戴个绿帽子去找别的男人偷情么?看着我闷愤不乐的表情,菲儿忽然小声哽咽了起来“对……对不起……老公……都怪我……”-
  看到菲儿修长的媚眼开始泛起泪花,自己一阵心里不忍,这已经是第二次菲儿向我道歉了,本来就是娇妻为我着想才要去牺牲,我有什么资格来指责菲儿呢?
-  一把搂住菲儿的纤腰,开始轻声安慰起低眉哽咽的娇妻“别哭了,菲儿,这不怪你,是我……不好”“那……老公”看了一眼菲儿明亮的蓝瞳,我暗自低叹了一声“唉……好吧……”
-  看到我同意了她的建议,菲儿这才破涕为笑,拉住我的胳臂柔声说到“老公,我最最喜欢老公了,为了你,我不会放弃的……”
-  听着菲儿温柔的安慰,我抚弄起怀里娇妻的黑长秀发,突然想起什么似问到“可是,这临时的上哪去找有充足魔法能的人啊”“这个不需要担心哦,老公的伤口不算深,所以不用找像那个陈胖子蕴含魔法能那么多的人,只要找一个稍微多一些的就可以了”看了看菲儿认真的表情,我也只能点点头,没想到几天的温泉之旅,第一件事居然是帮着老婆找偷情的目标,每次想到这里,我都觉得自己简直是个笨蛋,没事乱欺负菲儿做什么,害的自己多戴一次绿帽子。
-  胳臂上的伤口一直没有恢复,菲儿寻起目标的眼神也越来越焦急,她可不想老公因为一次夫妻间的胡闹就出血过多而死,我也不想。-
  不过好在我们要寻找的不是那种魔法能异常充足的珍惜动物,在第二天的下午,菲儿终于拉了拉我的手臂,指了指远方,示意我目标找到了。
-  望了望目标,居然是一个年届六十的瘦小枯干的老头,我心里一阵恶心,怎么每次找到的都是这种男人啊“老公,因为榨取魔法能也是用老公妒意做推力的,所以……才这样”也许是看出我心里想什么了,菲儿急忙在我耳边解释起来。不过现在听这些又有什么用?究竟是高是矮,是丑是帅都一样是在给我戴绿帽子,深究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  摇摇头没说话,只是微微点点头示意菲儿可以开始了,毕竟时间不等人,我也不想再拖下去了,既然那一天迟早要到来,长痛不如短痛,解决了这个麻烦,我和菲儿才能过好其余的假期“老公,你先在远处看着,一会我和他搭讪成功了,老公你就会我们的房间藏起来”不知道魔神怎么就设定成必须10米内亲眼观看才能接受魔法能的缺德条件,我只能又一次点点头,心理暗骂魔神那个什么小什么特的,真是变态(小哈尔特:怪就怪当年舞会上柳妃菲抽我耳光拒绝我吧,哈哈哈,不知道这段典故的朋友请看魔神再临24章)菲儿见我同意,翘起脚跟亲了我一下,随后向目标走去,本来我在远处看着就好了,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居然悄悄跟着菲儿,到了一个刚好能听见他们声音而不被发现的距离。
-  这次菲儿穿的很诱惑,因为这个温泉旅馆不远处就是滨海沙滩,所以不少来海边玩的人也有住到这里的,菲儿这次就干脆只穿了超短裙和露着肚脐的小半截上衣衫,雪白迷人的大腿晃的人心理一跳跳的。连带着高跟凉鞋里的十跟小巧的脚趾也调皮似的向男人夸耀着菲儿的魅惑,总感觉,菲儿今天穿的更像是那种海边拉客的妓女一样。
-  娇妻慢慢走向了那个枯瘦老头,不经意的迎面撞了他一下,一声哎呦这种,假装失去平衡的将身体倒在了对方怀里“哎呀,真抱歉”菲儿在哪个老头怀里蹭了几下,让自己身体的软香被老头嗅去了不少,才缓缓起身,用雪白的手指故意划着自己的娇唇,一脸媚态的说这对不起“嘿嘿,没事,没事”老头正享受着突然掉下来的艳福,高兴都来不及,哪里会生气,眼睛笑的都眯成一条缝了,不过看到菲儿的打扮忽然眼睛又是一亮,仔细打量了一番,这才嘴边带着一股淫笑小声问起菲儿“这位小姐……什么价格啊”我正恼怒于这个无耻老头的轻薄,没想到娇妻只是眨着修长的媚眼直接回应到“一次500,包夜800”“呵呵,这么漂亮,倒也不算贵”我的娇妻居然在我的眼前假扮成了妓女在揽客,我心中噌的一下就窜出无尽的怒火,不过随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这老头一看到我的菲儿就直接问起价了。
-  不过随后看了看旁边我马上就找到了答案,左边不远处一个打扮和菲儿类似的年轻小姐也和一个男人讲好了价钱,挽着对方的手臂一起走向了旅馆房间,看来娇妻短短的一天时间就观察到了,这儿的流莺都是穿成这样出来的。
-  我还在想着这些杂七杂八的,那边老头似乎已经和菲儿谈妥了价钱,娇妻正搂着那个枯瘦老头的胳臂往我们的房间走去,没时间去恼怒,这可是菲儿牺牲自己换来的,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任性就浪费掉,急忙的拔腿绕到跑回了房间躲到衣柜里,气刚刚喘匀一些,门就吱呀一声开了。
-  “哎呀,别这样,都马上要到了,有什么等不及的”随着娇妻的欲拒还迎的声音,一个面目猥琐的枯瘦老头一面摸着菲儿的翘臀一面搂着我的娇妻进了房间“嘿嘿,实在是你太漂亮了,老实说,今天要不是看到你这么漂亮的小姐,本来我都不打算在这里找了”“哼,你们男人就知道说好听的”菲儿用雪指点了一下老头的脑门,随即抿起小嘴媚笑了起来“呼呼,说起来我们也……赶快吧……”
-  “哈哈,也是,像你这样的漂亮,大概在这里会很抢手,是不是和我做完就要赶紧出去继续找一下个客人啊”这个该死的老头也看出来菲儿的性格属于那种温软的类型的,所以肆无忌惮的调戏着菲儿。虽然我在衣柜里生气,可又无可奈何。-
  “就知道胡说,哼,人家不和你做了”
-  看到菲儿佯装着生气,老头赶紧一把搂住菲儿亲了一下“别,别,其实我正好几个小时后也有和比人有约,不过你实在太美了。哈哈哈……好了不说了,我们也开始吧”老头嘻嘻哈哈算是打岔蒙混过去后,便急不可耐的开始拔起了菲儿的衣服。
-  “哼,刚才还说什么人家着急,我看是你这个老色鬼才着急吧”菲儿狭长美目喊着浅笑,嘴角故作娇嗔,手边却不抗拒老头的动作,反而倒是顺着对方几下就脱光了短裙和上杉。
-  踢掉了高跟鞋,此时菲儿全身裸着雪白的肌肤俏生生的站在一个瘦小枯干的老头面前,任凭对方在自己冰雪剔透的美肤上肆意游走,咽了一下口水,老头便急匆匆的扑到了菲儿身上,将娇妻压在了穿上,只留下一双曲线美妙的小腿弯在床沿下扑腾着看着老头那枯柴一样的身体压在菲儿的娇躯上,我心理忽然觉得这是命运的无情嘲弄,连这样的身体实际上都更有资格比我的这具肉身更能和娇妻长久的交合,那我的这具肉身,究竟算什么?
-  床上的两人自然顾不得衣柜里我的想法,此时老头已经分开菲儿雪白的大腿,用赖皮蛇一样的肉棒直接抵在了菲儿蝴蝶美穴口上,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便直接随着娇妻的淫媚的呻吟声顶了进去。-
  当然不会有防护措施,菲儿要的就是其他男人的精液来榨取魔法能量,在她的眼里,自己的贞洁和老公的身体比起来是无关紧要的,倒不如说,自己的贞洁,此时更像是一个能和自己老公共同生活在一起的筹码,可悲的筹码。-
  枯瘦的老头开始挺动起腰部,将柴骨一般的身体贴住菲儿滑嫩的冰肌上随意蹭动,看他扭动屁股的丑态,好似一具干尸在奸淫着菲儿一样。-
  “嗯……呵呵……没想到……你还挺紧的……”
-  菲儿的紧凑的膣肉大概会赢得所有进入男人的赞叹,不过这种赞叹在我听来,无非是刺耳的嘲弄,尖酸的挖苦,乃至于让我陷入无尽伤痛的魔鬼呜鸣。
-  “啊……才……不是……”-
  菲儿摆动着纤腰,迎合着对方的冲击,不过由于小腿被老头压在了床沿下,此时也只能可怜巴巴的不住拍打着,留下一连串咚咚的轻响。
-  咕叽咕叽,那可恶的水声又开始毫无做作的响起,又要开始了,每次菲儿和别人交合,最刺痛我心脏的就是这淫靡的声音,娇妻的敏感体质此时却成了我的梦魇,那代表着屈辱的响声每次混杂着男人的淫笑声都是我妒火中烧的直接燃料,把我的内心烧的空荡荡的,什么都不剩。-
  “哈哈哈,嗯……居然……这就出水了……你就这么喜欢么?”-
  “啊……不……不要说了……”
-  菲儿咬住樱唇,努力不发出呻吟的快感,但是巨乳被枯柴枝似的手一把握住,让娇妻怎么忍似乎都忍不住。-
  “嘿嘿,其实你的……小穴……嗯……我是第二次用哦……”-
  “啊……啊?……”
-  “哈哈,在电车上……我可是让你爽过一次了……”
-  什么?在电车上偷偷用手指玩弄菲儿的就是这个混蛋?我握紧了拳头,恨不得马上就出去痛揍这个猥琐的老头,不过忽然胳臂上传来一阵刺痛,那被水果刀划开的伤口似乎被我的多余动作又撑开了一些,溢出了更多的鲜血,看到自己身体的这幅德行,叹了口气,我忽然间怒气又消失的无影无踪,菲儿是对的,现在的我,与其用这无聊的怒火惩罚自己,不如老老实实接受菲儿的牺牲,达成娇妻的愿望才是正经。-
  “嗯……怎么样……电车上……舒服么?-
  老头用枯手狠狠的捏了一下菲儿红嫩的乳头,下体加快了节奏,搅拌蜜穴里淫液的声音也更响了。
-  “啊……嗯……舒……舒服……”-
  张着粉嫩的小嘴,菲儿终于还是委屈着自己说出了对方满意的答案“嗯……要不是……你这次……穿成这样……我还以为……你是……良家……嗯……哦……好紧啊……夹得真紧……不过……看来那个男人……也是你……钓来的吧……”
-  菲儿痛苦的摇着头,这一次不甘心回答老头的侮辱,扭动着纤腰翘臀,只期盼这个枯瘦的猥琐老头赶紧射进来,结束这次耻辱的交配。
-  “嘿嘿……嗯……还不好意思说么……我猜是包天……嗯……哦……”
-  “不……不要说了……啊……”
-  娇喘着求饶,菲儿粉脸涨红着兴奋,雪臂开始主动绕到老头的肩膀,用肢体语言祈求着对方多一点的赐予。-
  “嗯……你这么漂亮……还当妓女……贱货……”-
  老头忽然口吐恶言,猛的冲刺起来,两人交合处传来的抽插声愈发的激烈,菲儿的媚眼也半眯着,似是不堪挞伐,又似在享受性爱。-
  “嗯……是……贱货……请……射到贱货的……子宫里吧……啊……啊……”-
  我心里一阵绞痛,听着菲儿自轻自贱,只为了快一点得到那该死的魔法能,居然要迎合起这种老头的羞辱。
-  老头早已冒着额头的虚汗开始滴落,一点点的砸在菲儿雪白性感的锁骨周边,黑长的秀罚款爱是随着承受激烈插入的菲儿的扭动左右摇曳,在淡蓝色的亚麻床单上散乱成了一片,被疯狂交合中的两人压在身下,凄楚可怜。-
  “啊……嗯……贱货……我……要来了……快……说……说谢谢”“啊……啊……谢……谢谢……贱货……谢谢……射入……请……全都……射到……贱货的……子宫里吧……啊……”-
  一阵悠长婉转的媚叫,菲儿雪白的小腿忽然高高翘起,粉嫩娇俏的十跟足趾紧紧绷直,小穴口哗啦一声,泻出了大股的蜜液喷湿了床单,而压在菲儿娇躯上的老头,只知道紧紧的握住菲儿的滑腻的雪色大乳球,腰部一颤颤的将滚烫的精液全都射入了菲儿娇嫩的子宫内……-
  趁着高潮的余韵,老头意犹未尽的挺动了几下后,按照菲儿的请求两人保持着好长的时间才从床上爬起,伺候着对方穿衣,老头也不要求洗澡,掏出了500元直接卷成卷插在了菲儿的巨乳中间“呵呵,纸上写了我的电话号码,以后有空再来找我,你这么漂亮的小妞我还真是一次没玩够”淫笑了几声,拍了拍菲儿的屁股,不顾娇妻憎恶的眼光推门出了房间,衣柜里的我,却只能咽下这苦涩的一幕,束手无策。